您当前位置:首页 >> 商会信息 >> 商会要闻

广西一民营企业主实名举报北海海城区法院李嘉法官滥用职权、渎职枉法

2019-04-15 20:03  www.jsts.org.cn

 一封来自广西的民营企业主对北海市海城区法院李嘉法官

  滥用职权、恶意迫害、

  超标额查封的举报信

  举报人:黄翔 身份证号码:45010419801210153X

  住址:北海市海角路145号

  电话号码:15907792888

  被举报人:1、李嘉,现任广西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

  2、郑光华,李嘉手下的书记员

  尊敬的党委巡视组、纪委监委领导、中院领导、检察院领导:

  举报人黄翔自2006年创办了广西金海湾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至今已经有12年的历程。我们经历过世贸危机、亚洲金融风暴、2011年~2014年的航运业大洗牌等几波行业内的高低潮,并且顽强地存活了下来。我们企业创办至今,先后获得:2014年国税总局的“纳税A级信用企业”、多年连续获北海海事局的“港口建设费缴纳先进单位”、多年获北海民间志愿者协会的“北海民间公益先进单位”等一系列的先进称号。曾经几年时间都处在北海市港航物流行业里面的民营企业的区域领先或者龙头的地位。北海市郊的很多敬老院都遍布了我们企业员工的足迹、且多年一直资助这些无家可归的孤寡老人,为改善这些孤寡老人的衣、食、住一直出资出力、默默奉献自己的力量。我们从创业初期到鼎盛时期,员工曾过百人,员工薪酬在行业内一直处于中高水平。鼎盛时期,我们的营业额过亿元,纳税记录也在行业内的民营企业中多次处在北海的领先水平,也可以说为北海的社会就业、为国家的税收作过一定的贡献。举报人的企业自2006年10月(创办时间)~2015年8月年这10年间,我们企业没有出现过任何的信用违约,更没有任何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记录,说明我们不是“天然赖”或者“真的赖”!但是,2015年下半年起,我们经历了建设银行北海分行的断贷抽贷600万后,我们的资金开始恶化,各种违约、各种被银行忽悠去借小贷公司的过桥借款还不上,之后又经历国民银行和北部湾银行断贷抽贷,只好不断地借高利贷来弥补银行断贷抽贷的漏洞,结果漏洞却越来越大。至今,出现了各种借贷还不上、各种信用违约和各种失信。

  以下为举报内容:

  举报的案由:北海市海城区法院院执行法官李嘉依据执行依据案号(2016)桂0502民初345号、案号2017桂0502执复605号、案号(2018)桂0502执2329号、案号(2018)桂0502执2017号,所对举报人以拒执罪移交公安追逃、严重超标的额查封、故意不依法回避的等疑似滥用职权、乱作为、执法枉法等渎职行为,特提出举报。

  举报事项:

  1、滥用职权、乱作为、执法枉法。企图以刑事手段介入民事经济纠纷、把民事责任转变为刑事责任,蓄意制造冤假错案,把司法公权当成私人泄愤和逼债工具。李嘉在案号(2016)桂0502民初345号、案号2017桂0502执复605号中把司法公权滥用得淋漓尽致,把一直陆续在履行、到该案的案件债权债务320万元共陆续履行了约8.5成(约270多万)后的举报人黄翔移交给公安机关,并持续施压公安机关立案追究举报人的拒执罪。虽然李嘉明知即将要拍卖举报人因本案被李嘉查封的10多套房产中的1套(即四川路287号6栋)就能轻易地实现申请人叶世晓的全部债权,仍然决定把举报人移交公安追机关并不断施压公安机关究拒执罪。最高法院对拒执罪有着明确清晰的法条定义: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的判决、裁定,情节严重的,才能追究拒执罪。并且,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解释中规定的“其他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情形”也有着明确的司法解释。而结合到本案举报人的实际情况,一直在陆续履行本案的债务还款,虽然每次间隔的时间有时也有几个月,但一直在陆续、持续履行。并且,举报人黄翔2017—2018年在北海的法院系统主动履行完结的:北海海城法院的原告为黄颖的民间借贷案、北海银海法院的国民银行的2个借款合同纠纷案等案。单就拒执这个词语来说,举报人黄翔一直陆续的履行本案,何来的拒执;单就有履行能力来说,举报人在北海和南宁的10处以上的房产被李嘉严重地超标额查封,到本案债务履行到6~8成以后举报人曾多次要求解封部分资产以便能处置后解决本案债务但都被李嘉、郑光华一一拒绝,理由就是申请人不同意就不能解封,导致举报人黄翔的房产没有及时变现、多次错过的成交的良好机会,加之举报人的公司业务也处于停滞状态,何来的履行能力;单就情节严重来说,恐怕本案就争议太大,有很多认识并且知悉本案案情的律师和其他法官私下告诉举报人黄翔,李嘉、郑光华胆子真大、够任性,像我这种陆续在履行、且随便拍卖三两套房产都能实现本案债务的情况也敢追究举报人的拒执罪,执行法官胆子不是一般的大、不怕被今后追责。而且,李嘉很清楚知晓举报人同时在履行多个生效的判决、裁定,但苦于被建行、国民村镇银行、北部湾银行等金融机构断贷抽贷,经营上又困难重重,又加之很多账款收不回来,很难完全按照本案申请执行人叶世晓的要求来履行。2018年6月左右,执行法官李嘉曾明确对举报人安排来沟通案件的陈姓代理律师说举报人“黄翔今年都履行完了银海法院的两个案件(国民银行的借款合同纠纷案),我这里一个案件都没有履行完(当时本案已经履行了近9成),我们还是要继续搞他拒执罪的”。也就是说,执行法官李嘉明知道举报人黄翔一直在履行银海法院的判决、裁定,而且2017~2018年也在银海法院履行完结了两个案件,也一直在陆续履行本案申请执行人叶世晓偿还的债务,举报人深知自己的险恶处境,所以万万没有任何挑战法院、法律权威的意图,也没有在主观上逃避法院执行的想法。因为举报人在北海、在南宁的过10套房产总价值约3800万都因本案而被李嘉查封,且一直不肯解封,随便拍卖个三两套都能实现申请执行人的债务,举报人根本不可能、也没有办法逃避,只能面对。也就是说,2018年举报人黄翔在李嘉所在的海城法院主动履行完结的有“原告黄颖”民间借贷案、2017~2018年黄翔在银海法院主动履行完结的有2个“北海国民村镇银行”的借款合同纠纷案。但是,本案的执行法官李嘉只孤立地看自己手上的申请执行人为叶世晓的本案个案,并没有综合考虑举报人黄翔的对其他案件的实际履行情况,一味、执着地钻法律的漏洞和牛角尖,一味地吹毛求疵,恶意、枉法加害举报人黄翔,意图通过刑事手段介入本案的民事纠纷,而且还是举报人黄翔一直在陆陆续续履行的案件。最高法、最高检分别于2018年11月5日、6日分别发文,“严格落实罪刑法定、疑罪从无等法律原则和制度,严禁将经济纠纷当作犯罪处理,要坚决防止将民事责任变为刑事责任,让民营企业家专心创业、放心投资、安心经营,让财产更加安全、让权利更有保障。”同时,最高检的会议还强调,“对有关部门移送的刑事案件,涉及民营企业行贿人、民营企业家的,要依法审慎采取强制措施”。 11月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其中有一条“保护企业家的人身和财产安全”。现在全国都在争相出台各种政策措施,营造良好的创业投资营商环境和氛围,为民营企业的投资发展创造各种便利的条件。但是,就本案的执行法官李嘉所追究的举报人的拒执罪来看,非要强扣拒执罪的帽子给举报人黄翔恐怕争议巨大、疑点多多,而且和中央最高层、和全国一片理解和支持民营企业家的做法背道而驰。作为资深法官的李嘉,不可能不知道举报人今年在自己所在的法院、银海法院今年都有主动履行结案的记录,而且也一直在陆续履行本案的债务,到李嘉把本案举报人移交公安查办拒执罪时本案举报人也履行到了8~9成。如此争议的案件,而作为资深法官的李嘉仍然决意把举报人黄翔移送给公安机关、并不断地施压给公安机关要求查办举报人的拒执罪,蓄意制造冤假错案,把司法公权当成私人泄愤和逼债工具,这里有没有涉及到的司法腐败呢?